诺奖得主席勒:美国股市被高估40%,不可避免将发生剧烈修正

2020-03-05admin125

德国《商报》网站2月28日刊载题为《新冠肺炎疫情: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席勒警告螺旋下行风险》的报道称,诺贝尔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席勒警告说,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带来严重后果。他接受德国《商报》记者专访时说:“虽然最初对全球经济的直接影响有限,但这种病毒使人们突然意识到有更大的风险,这将给全球金融市场带来压力。”

报道称,特别是他认为市值被高估了40%的美国股市,将不可避免地发生剧烈修正。这位耶鲁大学的经济学家认为,人们对这种流行病日益增加的恐惧,可能会影响实体经济并“导致经济衰退”。席勒曾准确预测了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破裂和2007年的房价下跌。


      根据美国银行(28.390.642.31%)的数据,市盈率相对盈利增长比率(PEG)目前已达1.8,这是自1986年开始追踪以来的最高水平。

  PEG是用股票的市盈率除以每股收益的预期长期增长率。该指标超过1意味着股票或市场被高估。

       此外,分析师们已发现美股估值虚高,但企业利润却远远无法跟上股市的步伐。法兴银行策略师爱德华兹(Albert Edwards)此前在报告中称,由于美联储的回购操作,其资产负债表急剧扩张,从而引发了股市的上涨。但无论股市飙升是否源于美联储的流动性注入,股市的前进步伐都远远超过了实际经济数据与企业利润的增长。

  数据还显示,目前美股的市盈率为18.4倍,达到200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这意味着投资者愿意为每美元收益支付比过去近二十年来更多的钱。这也表明着投资者预期收益可能不会超过预期。

  美国银行并不是唯一担心美股被高估的华尔街公司。高盛(208.745.312.61%)(Goldman Sachs)上周向客户指出,美股市值占GDP的比率处于历史最高水平。此外,由诺贝尔奖获得者罗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提出的周期调整市盈率(CAPE Ratio)也接近2000年互联网泡沫以来的最高水平。

2001年在《财富》杂志的一篇文章当中,巴菲特披露了他判断估值的关键指标,股市市值/GNP比率,“这也许是判断估值任一时刻高低的最佳单一指标”。巴菲特表示,他的理想当中,这一指标应该是在70%到80%左右,而根据CNBC的计算,该指标目前的读数达到了187%上下。

据彭博报道,曾经准确预见到1987年大崩盘的对冲基金巨头琼斯看重的,是巴菲特指标的一个变种。2017年,琼斯曾经在接受CNBC采访时曾经谈到,美股大盘指标威尔夏500指数/GDP比率正在迫近互联网泡沫高峰期的水平,耶伦主席以下的联储官员必须认识到这一点有多么“可怕”。

美联储在2017年下半年加息三次,其中有两次都是发生在琼斯的评论发表之后。最终, 美国央行接受了警告,反转了政策,去年三次降息来帮助经济追赶上来。

席勒的周期调整市盈率目前接近2000年以来的最高点。众所周知,当年互联网泡沫在2000年达到高潮,最终彻底崩溃,短短七个月内股市损失几近80%。所谓周期调整市盈率是将股价与之前十年根据通胀调整后的总盈利数据进行比较,这样就可以免除不同市场周期可能造成的短期波动,更好地把握本质。

目前,周期调整市盈率的读数为28,高于历史上大约90%的时候。今年早些时候在《纽约时报》发表的文章上,席勒曾经提醒大家这一点“意义重大”。从图中可以看出,2018年9月的读数还要比目前略高一点,但是那之后不久就发生了大规模的抛售行情。

“历史记录告诉我们,如此高企的估值总会直接打压未来五年的回报,降低大家能够得到正数表现的可能性。”高盛投资策略部门首席投资官莫萨瓦-拉玛尼(Sharmin Mossavar-Rahmani)在他们的2020年展望报告当中指出,“去年的大部分回报主要都是来自估值的扩张,而非盈利的增长,这只能让投资者越发担心。”

一些经济学家和交易者认为,估值高企的原因主要在于全球各央行的低利率政策,只要没有重大变故发生,这一关键因素就可以保证高估值继续存在,乃至进一步膨胀。然而,席勒指出,历史记录显示,周期调整市盈率和利率之间并不存在什么关联。

股票持续创下新高,看起来已经对地缘政治风险的威胁免疫了。席勒将这些进展归因于“动物精神”,一种乐观和敢于冒险的精神趋向。

“股市动物精神的抬头往往伴随着对传统权威和专家意见的蔑视。”席勒认为,目前的这种精神是受到了特朗普“让美国再度伟大”叙事的鼓舞。“这种非理性的坚信的兴起正在诸多层面上造成麻烦。”

地址:深圳前海自贸区桂湾五路前海深港基金小镇

电话:400-1688-9688

邮箱:qijiziben@163.com